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时尚

哈佛毕业,被7所艺术学院拒绝,她却用最软的雕塑震撼世界!_搜狐时尚_搜狐网

时间:2018年01月14日 15:42   来源:   作者:  

2018-01-14 12:50 来源:时尚芭莎 艺术

原标题:哈佛毕业,被7所艺术学院拒绝,她却用最软的雕塑震撼世界!

珍妮特·艾克曼《1.26》,上海,2017年

如果你是一个本科从哈佛毕业但接连被七所艺术学院拒之门外的学生,你会做什么?是继续申请?还是干脆改行?来自美国的雕塑艺术家珍妮特·艾克曼则在艺术道路上另辟蹊径,选择了一种从未接触过的艺术门类进行创作。

渔网:新的雕塑方式

“我第一件令人满意的雕塑,是和这些渔人们合作的成果,它是一个自画像,名为‘宽臀’。”

....

珍妮特·艾克曼《She Changes》,波尔图,2005年

珍妮特·艾克曼(Janet Echelman)的渔网雕塑开始于印度玛玛拉普兰的一次失败画展。在先后被七所艺术学院拒绝后,她决定独自走上艺术家之路。最开始,她选择了绘画,并且终于在十年后拿到傅尔布莱特奖学金(Fullbright Scholarship),被邀请去印度举办画展。

珍妮特·艾克曼《1.26》,蒙特利尔,2015-2017年

将作品送上船之后,珍妮特先一步抵达了印度的玛玛拉普兰。然而悲剧的是:画展快要开幕了,作品还没运到,所以珍妮特必须尽快找到代替品。这个以雕塑闻名的渔村给了她尝试铜雕的灵感,但在此之前,她从未学习过雕塑、工程设计或者建筑。

珍妮特·艾克曼《Window Treatment with Twenty-One Tails And Red Spikes On 29th Street》,纽约, 2000年

直到一天,珍妮特去海滩散步,看到渔民在沙滩上将网捆绑成型。这是她每天经过时都会看到的场景,但这一次她意识到了渔网这种新的雕塑方式——既可以塑造立体几何的造型,又不必运用沉重坚实的材料。

珍妮特·艾克曼《Allegory》,尤金,2014年

珍妮特和当地的渔民合作了第一件令她满意的雕塑作品——“宽臀”,作品展现了柔软的表面、风的褶皱和不断变化的图案。第一件渔网雕塑作品完成后,珍妮特被迷住了,她在随后的时间里继续学习工艺传统并与工匠们合作。

珍妮特·艾克曼《Her Secret is Patience》,菲尼克斯,2009年

从地球上消失的1.26微秒

“有人问我,能否将西半球的35个国家和它们的关联性表现在一件作品当中。我不知从何开始,但我说能。”

....

珍妮特通过海啸数据得出的图像

珍妮特·艾克曼《1.26》,丹佛,2010年

在丹佛的美国双年展上,珍妮特呈现出的作品《1.26》灵感源于智利地震引发的海啸数据。这场地震改变了地球的构造板块,加速了地球的自转,甚至缩短了地球一天的长度。珍妮特联系到了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局,向他们拿到了海啸的数据,然后将数据转变成了作品《1.26》,指代地球天数被缩短的1.26微秒。

珍妮特在创作时,发现由模拟海啸数据得出的作品外型太过复杂,不能依靠钢圈和原有的方式来完成。于是,她选择将金属支架用一种比钢强韧15倍但却更柔软的纤维代替。

珍妮特·艾克曼《1.26》,悉尼,2011年

在此次改进创作材料之前,珍妮特曾为了同时实现作品的永久性和艺术性而花费两年的时间去寻找一种纤维。这种纤维能够抵抗紫外线、盐空气、污染,同时能够保持足够的柔软度,让作品在风中游动。

珍妮特·艾克曼《The Space Between Us》,圣莫尼卡,2013年

此外,她还与一个渔网工厂结成合作伙伴,学习了他们机器的不同变量,并找到一种方式——通过机器来制作花边。三年后,珍妮特和合作伙伴终于竖起了一张五万平方英尺的花边网,让想象成为了永久的作品,同时在转化过程中仍保持了原有的艺术性。

珍妮特·艾克曼《Where We Met》,格林斯伯勒,2016年

迷人的十字路口

“今天,我用它来创造永久的、随风飘逸的、动感十足的、如坚固建筑物大小的雕塑,竖立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中。”

....

珍妮特·艾克曼《Possible Futures of a Line, Traveling Through Space and Time》,科莫,2016年

当城市规划专家索拉莫拉雷斯看到置于马德里的雕塑作品时,曾询问珍妮特是否可以让作品作为城市的构成实现永久留存。珍妮特有些担心能否在这样做的同时,保留作品的艺术性,因为耐用、工程度高、永久这些特质都与独特、精致、短暂恰恰相反。但最后,她成功地将保留极强艺术性的渔网雕塑作品永久地竖立在了城市的十字路口。

珍妮特·艾克曼《Dream Catcher》,西好莱坞,2017年

这个十字路口曾经是无趣乏味、毫不起眼的,而现在却已然成为了一道风景线。珍妮特曾在演讲中表示:“我第一次漫步于雕塑下,看着风的舞姿慢慢伸展,我感到被庇护。”从那一刻起,她萌生了想要创造出这些绿洲雕塑并让它们竖立于世界各地城市空隙之中的想法。

珍妮特·艾克曼《1.8》,圣迭戈,2016年

珍妮特在为费城历史纪念馆做雕塑时,认为历史悠久的费城城市大厅广场需要一种比渔网还轻的雕塑。于是,她选择用小小的喷雾状水滴,创造出一片薄雾,而这些微型原子化水离子创造出的薄雾能够被风改变形状。更令人惊讶的是,这种薄雾能被人改变外形并且穿行其中,且人们不会被沾湿。

珍妮特·艾克曼《Target Swooping Austria》,2017年

珍妮特将高科技材料和工程设计相结合,创造出撩人的、随风波动的、如建筑般大小的作品,这些雕塑将作为永久的艺术为冰冷的城市增加一丝情趣,也为匆忙的行人留下一份念想。当我们被好运拒之门外时,不妨换一个角度看待熟悉的事物,或许灵感和机会就在下一个“渔网”中。

艺术家珍妮特·艾克曼(Janet Echelman)

监制/齐超

编辑、文/胡新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上一篇 Dolce & Gabbana 2018 秋冬,是一场「花花公子」的狂欢 | 时装周_搜狐时尚_搜狐网
下一篇
推荐新闻
海广V豆-海广网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