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国内新闻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加快建设长江上游综合交通枢纽 让黄金水道释放更大的“黄金效应”

时间:2018年01月14日 15:33   来源:华龙网   作者:  

重庆新田港。(摄于2017年12月28日)(重庆航运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供图)

    2017年12月28日10时许,满载300多个集装箱的帝豪3号轮,从位于万州区的新田港启航,缓缓驶往重庆果园港,标志着我市规划建设的四大枢纽港之一的新田港正式开港试运营,此次投运的1、2号泊位年吞吐能力为270万吨。

    当天上午11时18分,距离新田港280公里外的果园港,中欧班列(重庆)首次从这里驶出,奔向德国杜伊斯堡,“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最后一公里“瓶颈”随之消失。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明确指示:沿江省市和国家相关部门要在思想认识上形成一条心,在实际行动中形成一盘棋,共同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成生态更优美、交通更顺畅、经济更协调、市场更统一、机制更科学的黄金经济带。

    无论是新田港的开港,还是果园港的铁水联运,都是重庆加快建设长江上游综合交通枢纽,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让黄金水道释放更大的“黄金效应”的重要举措。

    多式联运

    让长江黄金水道中转功能更畅通

    水水联运和铁水联运,让重庆港得到新生。

    “此次中欧班列在果园港始发,能让中欧班列(重庆)和长江黄金水道的资源优势相互融合,努力实现1+1>2的聚合效应。”重庆港务物流集团相关人士表示。

    之前中欧班列(重庆)的始发站——团结村,距离保税区还有33.62公里的距离。从长江黄金水道逆流而上的货物,要搭上中欧班列(重庆)需要先转公路运输,一个标箱需花费上千元物流费。

    据果园港相关负责人称,水路运输的成本平均是公路的1/20,铁路的1/10。果园港的铁水联运,让黄金水道释放更大的“黄金效应”。

    如贵州开磷集团,通过果园港实施铁水联运,较之前经广西湛江港通过铁路到开磷工厂中心站的运输模式相比,每个集装箱物流成本大约能降低600多元,每年可节省1000多万元物流成本。

    这也让果园港作为长江上游多式联运物流枢纽的地位愈加显现。目前,果园港已经开通了上海—果园—南充、果园—攀枝花、果园—西昌、果园—西安等“水水中转”和“水铁联运”10多条运输线路,成为四川、贵州、云南、陕西、广西等周边地区外贸货物的中转港。2017年,果园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31.5万标箱,同比增长33.1%;其中水水中转9.8万标箱,同比增长92.8%;铁水联运5.2万标箱,同比增长62.3%。

    多式联运受益的不只是果园港。新田港正在打造的铁水公多式联运枢纽港,将推动万州成为长江经济带水铁联运中转点和集散地。

    重庆航运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相关人士表示,新田港规划建设的专线铁路进港后,将与万忠、渝宜、沪蓉等多条高速公路和达万、万宜等铁路有机连接,形成铁、公、水多式联运体系:四川、贵州等地的货物,通过铁水联运,无需经过主城果园港或寸滩港周转,抵达万州新田港后,可以直接运往上海,这将使成都到上海铁水联运里程缩短至2600公里,单程运行时间也由过去的七八天,缩短至四天左右。

    推动水陆空三大枢纽建设

    构建综合立体交通走廊

    长江全长6300余公里,大小支流7000多条,构成了流域内横贯东西、沟通南北的航运体系。长江经济带沿线覆盖11个省市。

    “保障长江航道畅通,使黄金水道真正发挥黄金效应,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关键,是构筑综合立体交通走廊的核心,是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和扩大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支撑。”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如何构筑综合立体交通,才能让黄金水道产生更多的“黄金”?

    目前,重庆正扎实推进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提升行动,增强对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支撑,加快建设长江上游综合交通枢纽。

    加强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建设。加强长江干支航道整治,优化港口布局,深化“水水中转”“水铁中转”合作,全面提升内河航运要素聚集能力,吸引周边省市货物来渝通过长江中转出海,进一步畅通沿江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货物贸易渠道。

    全力推进高速铁路建设。加快推进郑万高铁等在建项目,尽快开工渝昆、渝西、渝湘等高铁项目,并主动对接长江中下游地区高铁建设节奏,择机启动渝汉沿江高铁建设,建成“米字型”国家综合性铁路枢纽,实现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的快速直达。

    大力推进公路大通道和国省道干线公路改造建设。到2017年底,我市高速公路营运里程突破3000公里,对外通道达19个。

    加快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推进江北机场T3B航站楼和第四跑道前期工作,加快巫山、武隆机场建设和万州、黔江机场扩能,发展一批通用机场。增加国内外航线密度,特别是加快增开内陆国际直飞航线,架设四通八达的空中走廊。

    “重庆水陆空三大枢纽建设,将进一步推动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市交委表示。

    探索沿线省市合作

    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

    构建综合立体交通走廊,离不开与长江经济带其他省市开展合作。

    2017年6月,首届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在重庆召开。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四省市审议通过《长江上游地区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实施细则》,明确了联席会的具体运行机制和操作细则,完善了联席会的体制构架和制度规范。四省市还通过了《2017年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重点工作方案》,在交通、能源、通信、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的规划建设上加强省际合作,为四省市间打通基础设施瓶颈指明了方向。

    2017年7月,重庆市港航管理局和四川省交通运输厅航务管理局签署《推进两地水运安全绿色发展合作备忘录》,携手提升长江航道等级,力争2020年实现长江宜宾至重庆段航道从三级提升至二级;加大长江、嘉陵江流域沿江港口合作力度,推进长江上游航运中心建设。

    之前,重庆市港航管理局还与贵州省航务管理局签署《共同推进乌江流域水运发展合作备忘录》,渝黔两地将携手开发乌江水运大通道。(重庆日报记者 杨永芹)






上一篇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厦门美图:让中国制造与中国创造把世界变得更美
下一篇 渝贵铁路进入联调联试冲刺阶段
推荐新闻
海广V豆-海广网手机客户端